<nav id="kqcqy"></nav>

社論丨以有效行動為導向 提升國際氣候合作

2021年11月02日 05: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全球有效應對氣候變化絕不能以氣候政治超越民生與發展,而應是各盡所能,拿出實際行動落實各自的責任和義務。
{cms:formatcontent content="$content" return="$content"}

北京時間10月31日晚,國家主席習近平以視頻方式出席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第十六次峰會時指出,氣候變化和能源問題是當前突出的全球性挑戰,事關國際社會共同利益。必須以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為基石,以國際法為基礎,以有效行動為導向,強化自身行動,提升合作水平。

全球應對氣候變化的談判由來已久,在某些方面已經形成共識。首先,雖然目前發展中國家在工業化與城市化過程中碳排放較多,但氣候變化并不是發展中國家造成的。發達國家長期累積的歷史排放是產生氣候變化問題的主要原因,發達國家必須對此承擔責任。不能因為發達國家進入后工業化時代后經濟結構以低碳的服務業與高科技企業為主,就拒絕承擔歷史責任。其次,發達國家應該向發展中國家提供必要的減排資金和技術,這并非是捐助,而是履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所規定的義務。其三,發展中國家的人均排放依然較低,并承擔持續發展、消除貧困的責任,不能以犧牲發展中國家必要的發展權為代價。

在此次峰會上,習近平主席提出三個原則。首先,采取全面均衡的政策舉措,統籌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兼顧應對氣候變化和保障民生;其次,全面有效落實《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及其《巴黎協定》,以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為基石;其三,加大對發展中國家支持力度,發達國家要切實履行承諾,為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支持。

目前,為實現控制全球氣溫的氣候目標,部分發達國家將焦點放在了煤炭,這是發展中國家比較依賴的能源。峰會希望在2021年底前停止為新建燃煤發電項目提供國際公共資金,并就這一目標達成了基本共識。早在今年9月,習近平主席以視頻方式出席第76屆聯大一般性辯論并發表講話時,就承諾中國將大力支持發展中國家能源綠色低碳發展,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

但是,一些發達國家施壓發展中國家,并要求在其國內確立停止煤炭發電的目標,這個激進的要求侵犯了發展中國家的發展權,并違背了“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發展中國家必須統籌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兼顧應對氣候變化和保障民生,不能為應對氣候變化而出讓發展權,尤其是這些國家還肩負減貧任務。

中國已經在應對氣候變化、調整能源結構等方面拿出了實際行動,取得了巨大成就。2020年中國碳排放強度比2015年降低了18.8%,比2005年降低48.4%,超過了向國際社會承諾的40%-45%的目標。在能源結構方面,2020年,中國煤炭消費量占能源消費總量的比重已由2005年的72.4%下降到56.8%,同時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費的比重達到了15.9%。

中國比大部分發達國家做得更多,尤其是中國承諾了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總目標。但是,這并不表明中國對于發達國家的要求可以照單全收。以煤炭為例,中國已經安排煤炭減量發展計劃,能源生產結構由以煤炭為主向高效、清潔、多元化的方向加速轉型,“十四五”時期嚴格合理控制煤炭消費增長,“十五五”時期逐步減少。但是,轉型不可能一蹴而就,更不能以影響發展為代價。

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尤其是工業化與城市化進程還在持續,還有規模龐大的低收入群體需要改善生活條件,中國在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維護能源安全等方面依然任務艱巨,必須堅持發展優先,以系統性與辯證性思維看待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能源調整與保障民生的關系,處理好減污降碳和能源安全、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糧食安全、群眾正常生活的關系,確保安全降碳。

全球應該堅持“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尤其是發達國家應該在減排問題上作出表率,落實氣候融資承諾,并在技術、能力建設等方面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支持,而不是一味地向發展中國家提出超出國情和能力的要求。全球有效應對氣候變化絕不能以氣候政治超越民生與發展,而應是各盡所能,拿出實際行動落實各自的責任和義務,就像中國這樣。任何將氣候作為政治武器的做法必將會影響到全球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團結和努力。

關注我們

日韩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不卡_欧美伴侣交换A片_真实少妇推油牲交在线_亚洲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