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qcqy"></nav>

中遠海運換帥背后:中國航運已然崛起

2021年11月01日 21:23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高江虹
通過自身影響力參與國際航運行業規則制定,許立榮提升了我國航運業國際話語權和國際影響力。

許立榮近照  (中遠海運提供)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高江虹 北京報道 11月1日下午,中遠海運集團有限公司召開干部大會。中央組織部有關負責人宣布了中央關于中遠海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調整的決定:許立榮到齡退休,剛卸任香港中旅集團董事長的萬敏任中遠海運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

這意味著全球第一大航運集團掌舵人順利交棒。新掌舵人萬敏三年多前就曾是中遠海運集團總經理,這一次調任只不過讓他回到了熟悉的事業。

而對于許立榮來說,這位64歲的航運老將終于把重擔卸下,交給“60后”新一代中青年航運領導人?;仡櫰鋮⑴c、主導過的航運重大事件,清晰可見中國航運崛起以及中國經濟雄起的脈絡。

從水手到全球最大航企掌舵者

“他從水手一步步做上去的,起步并不高,是靠邊工作邊學習才有今天的成就,”中國船東協會常務副會長張守國告訴記者,許立榮曾做過航運業多項工作,有豐富的基層工作經驗,加之為人務實有想法,很快成為航運骨干。

1975年,18歲的許立榮從普通船員和水手起步,當過船舶三副、二副、大副,1986年2月起任遠洋船舶船長,是當時最年輕的船長。這雖與其自身努力有關,更因為當時正值中國航運大發展期。

改革開放,尤其是1992年以后,國內改革提速,對外貿易高速增長,航運物流需求高漲,我國政府明確了交通運輸是基礎產業,便開始展現基建巨人的實力,加速完善港口碼頭。至1997年底全國沿海港口共擁有中級以上泊位1446個,其中深水泊位553個,吞吐能力9.58億噸,是改革開放之初的4倍。完成吞吐量由1980年的3.17億噸增長到1997年9.68億噸。

巨大的需求,拉動中國航運企業快速成長的同時,中國航運業也意識到需要有自己的運價指標。許立榮也從船長身份轉向。1996年擔任上海航運交易所首任總裁,推動交易所打造了中國第一個國家級水運交易市場,成為中國最早對外開放的航運交易窗口,定期發布的中國出口集裝箱運價指數等已成為業界重要評價指標。

1999年,許立榮直接策劃指揮了中遠集裝箱貨運體制改革,引領中國集裝箱運輸事業的發展,有力推動了中國外貿運輸變革,為更多中國企業“走出去”搭建了橋梁。

改革者的身份,再臻巔峰。2016年,許立榮被任命為中國遠洋海運集團董事長,領導全球最大航運企業改革重組。當時重組的兩大央企,是國內航運業的龍頭企業,但在國際上實力并不夠強,集裝箱運力排名僅在第七、第八名。

重組后的中遠海運集團擁有六個“世界第一”:總運力規模世界第一,干散貨、油輪和雜貨特種船隊運力排名世界第一,同時還是全球最大的集裝箱碼頭運營商、最大的船員管理公司。

規模之變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中遠海運集團內在實力得以增強。許立榮認為,涉及6000多億資產、十數萬員工的重組,絕不是簡單的“1+1”,更不能“穿新鞋、走老路”,而要把經營管理模式創新作為主線,以深度創新求最大改革紅利。

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復盤整個重組時,許立榮提出要“打造全球領先的綜合性物流供應鏈服務集團”,采取“拆開來、合起來”深度融合式整合,最終形成“6+1”產業集群。

他還堅持要以市場為導向,對難度最大、至關重要的兩大集團四家上市公司重新定位,最終涉及74項交易、600多億元資產、3.8萬員工、被稱為“史上最復雜交易”的重組方案,在股東大會投票時,獲得99%的贊成。

隨后按照中央要求,許立榮一項一項抓好20多個重點領域改革重組,調整和優化產業結構,重組后的第二年,中遠海運集團減少法人單位471戶。

一套組合拳打下來,中遠海運的重組改革取得顯著成效。2016年集團利潤160億元,超額完成預期目標。2017年,乘勢而上實現凈利潤同比增長276.4%,連續虧損多年的航運主業實現扭虧為盈。截至2020年底,集團五年累計實現營業收入1.35萬億元,創造利潤總額1103億元,凈資產收益率居行業領先地位,實現了歷史性跨越發展。中遠海運集團年度貨運量突破13億噸,較重組前增長53.8%;用全球1/18的運力承運了全球1/10的海運貿易量。

截至2021年9月底,該集團資產總額由重組前的5930億元增至超9500億元。在2021年《財富》世界500強企業排名中,中遠海運集團位居231位,較2016年重組以來提升了234位,居國際航運企業之首。

重塑中國航運國際化格局

航運業畢竟是周期波動巨大的行業,面對世界經貿格局的變化,許立榮認為“產業鏈經營”是航運業解決之道。因此,中遠海運集團自重組以來,許立榮便積極推進產業布局,連續實施系列戰略并購。

2018年,中遠海運收購東方海外,這是全球航運業迄今為止交易規模最大并購案。通過這起并購,中遠海運集團集裝箱船隊運力穩進全球前三。

2019年,中遠海運集團收購勝獅貨柜,成為全球第二大集裝箱制造商,通過產業鏈經營,為其班輪業務提供了穩定安全的箱源保障。值得一提的是,充足箱源也避免了中遠海運受去年下半年以來的航運市場極度“缺箱”現象沖擊,同時這筆收購也為中遠海運集團業績帶來豐厚的回報。

中遠海運集團還成立了國內第一家航運自保公司,收購上海農商銀行,發展租賃業務,推進產融結合,資產結構不斷優化。

據中遠海運集團提供給記者的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底,中遠海運集團非周期性資產占總資產比重達到52%,非周期性資產實現利潤占比達到63.3%。第三國市場、區域市場和新興市場貨量分別較2016年重組時增長99%、244%、88%。戰略客戶比重顯著增加,簽署戰略合作協議99家??梢哉f,中遠海運集團抗風險能力持續增強。

在加強自身抗風險能力時,中遠海運集團還積極合縱連橫。2017年,由許立榮倡導的中遠海運和法國達飛、臺灣長榮、東方海外組建的“海洋聯盟”正式上線運營,確立了全球三大聯盟三足鼎立的全球航運新格局。目前“海洋聯盟”總運力已超過611萬,成為世界最大聯盟之一。

此外,許立榮力主中國航運企業應參與全球規則制定,特別在BDI指數的設計上,他提出了BDI指數的修改方案。據悉,目前中遠海運對波羅的海指數的發布已經產生重大影響,對全球航運格局產生了極其深遠的影響。此舉強化了中遠海運對全球資源配置的能力。

張守國認為,許立榮在中遠海運這些年所做的諸多事情,尤其是通過自身影響力參與國際航運行業規則制定,大力提升了我國航運業的國際話語權和國際影響力。

關注我們

日韩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不卡_欧美伴侣交换A片_真实少妇推油牲交在线_亚洲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