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qcqy"></nav>

深度丨當IP成為品牌,從知識產權視角看李子柒與微念糾紛

2021年11月01日 20:38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諸未靜
雙方在賬號權、商標權、品牌權上,都有爭議。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諸未靜 上海報道

停更3個月后,李子柒狀告杭州微念,雙方從合作伙伴走到對簿公堂。

11月1日,微念公司公開回應稱,自雙方合作以來,公司從未干涉李子柒的內容創作,也從未想過、從未控制過任何李子柒的相關平臺賬號。一年多前,微念公司就提出與李子柒的股權計劃與合作模式方向,并在股東同意下簽署相關股份安排、合作費用的協議方案,曾多次與李子柒就股權等權益事項展開溝通,但未有實質性進展。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糾紛除了讓市場再次關注到KOL與MCN之間的矛盾外,還凸顯了更復雜的知產分割問題,因為雙方合作模式與一般網紅不同:李子柒(李佳佳)負責內容制作,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主要的商業模式是選擇將“李子柒”和這個IP轉化為品牌進行運作。譬如李子柒旗艦店的實際運營方,并不是李子柒,而是杭州微念。

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浙江省法學會競爭法學研究會理事王瓊飛分析,李佳佳作為紅人涉及知識產權中的著作權,如視頻內容、賬號等。而李子柒品牌層面涉及知識產權中的商標和專利。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進一步查詢中國商標網發現,此前“杭州微念申請李子柒商標被全部駁回”這一熱搜更像是一個“烏龍”事件。轉讓信息顯示,杭州微念已于今年3月19日,把名下所有“有效”的“李子柒”商標都轉讓給了四川子柒。

“當一個IP成為一個品牌之后,品牌價值與IP個人應當辨析來看?!蓖醐傦w指出,因為IP個人的價值不論從客觀實際還是從主觀角度來看,都是存在局限性的,健康的品牌運作應當按照正常運營企業的長久規劃出發。如果雙方運作的是新品牌名字,就不易發生如此產權糾纏的矛盾。

誰控制著“李子柒”系列商標?

10月25日,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下稱“四川子柒”)與劉同明、杭州微念品牌管理有限公司(下稱“杭州微念”)相關案件新增立案信息,一審原告為四川子柒,一審被告為杭州微念,劉同明。經辦法院為四川省綿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股東信息顯示,四川子柒由杭州微念和李佳佳(李子柒)分別持股51%、49%。

隨后,“杭州微念申請李子柒商標被全部駁回”成為熱搜話題。消息稱,杭州微念申請的李子柒商標均被駁回,商標流程狀態變更為無效、等待駁回復審等,分類涉材料加工、餐飲住宿等。

不過,多位知產律師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提醒,這種表述可能是一種誤解。本次上熱搜被駁回的21件商標,是杭州微念于2019年12月申請的。

中國商標網信息顯示,最早的“李子柒”商標申請于2016年8月29日,申請人為四川子柒,分別申請五個類別:3、5、29、30、35。這五個商標都順利注冊了。此后,包括杭州某課外投資管理公司等攪局者開始搶注“李子柒”商標,均被異議無效或者駁回。

2017年9月5日,四川子柒進行了第二輪申請,類別為21、41、32。同日,杭州微念申請的3個“李子柒”商標被駁回。當年10月24日至12月1日,四川子柒對“李子柒”商標進行全類防御性申請。

第一批“李子柒”商標的商標詳情頁和流程頁顯示,“李子柒”商標曾發生過轉讓,于2020年3月19日申請轉讓,6月17日轉讓成功,不過詳情頁并未顯示轉讓前的申請人。

21記者進一步查詢中國商標網的商標轉讓公告,結果顯示,2016年8月29日申請的第一個“李子柒”商標,是由杭州微念轉讓而出。根據申請/注冊號多次查詢可知,杭州微念在今年3月19日把名下所有的“有效”的“李子柒”商標都轉讓給了四川子柒,而把當初被駁回無效的商標留在了自己名下。

 中國商標網查詢結果。

“從四川子柒可以起訴大股東杭州微念來看,李佳佳應該(對商標)也具備相當的實際控制權?!蓖醐傦w認為。

“李子柒”IP的商業化運營

李子柒與微念之間矛盾,也牽扯出了一個敏感的商業話題:IP與運營公司如何合理綁定;開發個人IP消費品后如何高效且長期成長?

工商信息顯示,杭州微念成立于2013年2月,注冊資本約776萬余元,經營范圍含品牌管理、互聯網銷售、文化娛樂經紀人服務等,其法定代表人、最大股東及實際控制人均為劉同明。據杭州微念官方描述,起初,微念關注到李子柒女士的作品,向其發出合作邀約。經過溝通接洽,雙方達成協議,于2016年9月開始合作,公司為其提供微博資源推廣服務,李子柒女士借以將精力完全投入到內容創作當中。

2017年7月,李子柒與微念更換合作模式,合約模式轉合資公司模式,共同成立四川子柒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李佳佳持股49%,杭州微念持股51%),籌備李子柒品牌,攜手運營。

2018年8月初,李子柒微博賬號官宣“李子柒旗艦店”正式營業。當月底,微念方面給出的公開數據是:旗艦店總銷量超過20萬件,并在傳統滋補類目等多個垂類中拿到了交易指數第一的成績。

不過,雖然雙方共同打造了李子柒品牌,李子柒品牌IP的運營歸屬卻并不清晰。李子柒天貓旗艦店、李子柒YouTube賬號等重要的變現賬號,是杭州微念在簽約后以公司名義完成注冊。嚴格來說,和李佳佳并無直接關聯。

10月22日,李子柒在接受央視訪談時表示,談到“李子柒”這一IP的市場價值:“我是挺想保護它的,甚至我不想讓它有太高的商業價值。因為我覺得這些東西都是雙刃劍,而我想要保護的僅僅是這個名字而已?!?/p>

10月29日,一位曾盡調過杭州微念的投資圈人士向21記者透露,杭州微念近幾年都處于虧損狀態,業務還在成長早期。他還表示,股份方面的分配比較意外,“杭州微念應該分配給李佳佳一些股份,或許未洽談一致?!?/p>

如何在早期規避風險?

11月1日,微念微博發文回應與李子柒股權紛爭情況說明。其中提到,第一,微念公司早在一年多前就提出李佳佳的股權計劃和合作模式方向,但未有實質性進展。第二,微念從未想過、未控制過任何@李子柒的相關平臺賬號。第三,微念對公司與李佳佳在李子柒IP、品牌方面的分工做了詳細的說明。第四,微念希望與李佳佳就合作內容、合作方式等問題進行持續坦誠的溝通。

“我們不妨讓子彈再飛一會再做評價?!鄙虾J袇f力律師事務所杭州辦公室曾祥欣律師提醒,我們能夠見到的大部分消息都是來自對于節目停更、商標注冊情況、四川綿陽法院的立案信息以及當事雙方非正式的言論的猜測,對于商業化運營的經過、細節以及雙方在合作過程中究竟發生了怎樣的糾紛,相關知識產權的取得和流轉情況都沒有完整了解清楚。

作為網紅與MCN機構合作的“大綱”和法律保障,合作協議的簽署至關重要。他分析,如果能在合作的最初即在相對公平合理的條件下,盡可能量化雙方的權利及義務,并對知識產權的歸屬、收益分配方式進行清晰的約定,無疑將降低后續合作中產生糾紛的風險。

王瓊飛律師具體指出,針對李子柒等紅人自行創作完成的作品及賬號,首先要對合作協議做清楚約定,如網紅的收益部分需如何實現與NCN機構的分配。二來,MCN機構應當做清楚賬目,在網紅解約時要求其對MCN機構的投入及損失承擔賠償責任。再者,應當前期約定誰擁有網紅賬號的運營權,需及時的保存數據,作為后期糾紛的證據材料。

又如杭州微念這樣的MCN機構,后期在品牌商業化運作中,不可避免會涉及到商標和專利,應在前期完整約定所有權及運營權放在MCN公司,但可約定合理的分潤方式。他指出,在打造個人IP與消費品牌的過程中,需在知識產權上將兩者做一個嚴格的區分,二者之間雖然關聯,利益分配合理性也完全不同。

曾祥欣分析,在李子柒IP中,哪些部分是IP的核心價值也需要仔細進行甄別并進行合理的利益分配。只有確保了創作核心的利益,才能確保IP長紅,但相關支持方也有合理的利益分配,雙方才能長期穩定的合作。

熱門網紅IP散伙也有先例。2020年10月,導演張小策宣布正式退出系列短劇《朱一旦的枯燥生活》團隊。之后,朱一旦更新的視頻數據不斷下滑。張小策另起爐灶更新的視頻,同樣沒有找到新的方向。

李子柒與杭州微念會握手言和,還是各自另起爐灶,此事走向仍有待觀察。

關注我們

日韩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不卡_欧美伴侣交换A片_真实少妇推油牲交在线_亚洲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