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qcqy"></nav>

南財快評:眾議院選舉結束,岸田文雄能否長期執政?

2021年11月01日 15:44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陳洋

據《朝日新聞》1日報道,日本第49屆眾議院選舉于10月31日晚投開票,在465個眾議院席位中,自民黨獲得261席,作為聯合執政黨的公明黨獲得32席,而最大在野黨立憲民主黨獲得96席。通過此次眾議院選舉,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率領自民黨獲得了繼續執政的機會,但這并不意味著岸田政權就能長期穩定運行。

作為日本時隔4年的眾議院選舉,此次一個最突出的特點就是“世代交替”現象明顯。在日本,由于各政黨在眾議院的席位數量將決定首相人選,所以眾議院選舉又被視作是“政權選舉”。然而,從最終執政黨與在野黨的議席數量變化來看,日本沒有出現政權輪替,但卻出現了“世代交替”,即選前一些多次當選的眾議員宣布引退,選中一些擁有顯赫政治經歷的政治大佬被新人(或對手)擊敗。比如,眾議院議長大島理森、自民黨前總務會長竹下亙(已去世)、公明黨干事長井上義久、社民黨國會對策委員長照屋寬德等在此次眾議院選舉前,明確表示將不參選選舉。再如,在此次眾議院選舉期間,自民黨前干事長石原伸晃、立憲民主黨副代表辻元清美等在各自選區落敗,而自民黨干事長甘利明、連續當選17次的立憲民主黨小澤一郎則在各自選區落選(兩人通過比例制選舉獲得“復活”)。當然,導致此次選舉出現“世代交替”現象一方面在于很多競選人年事已高,比如大島理森已75歲,井上義久已74歲,很難在4年的眾議員任期內切實履行職務。另一方面則在于,日本選民對一些政界大佬做法的不滿,如位居自民黨干事長高位的甘利明之所以在自己選區落選,主要就在于其對于自身政治獻金丑聞并沒做出令人信服的解釋。因此,隨著日本老一代政治家逐步退場,日本選民,特別是年輕選民對政治家要求的日益“嚴苛”,預計日本政界的“世代更替”現象將持續。

伴隨眾議院選舉的結束,特別是日本政界“世代更替”現象的出現,這也意味著日本政界、特別是自民黨內部的權力博弈將出現新的變化。如果說此次眾議院選舉最大的黑天鵝事件,那么就是自民黨干事長甘利明意外在其選區“落選”。結合日媒的報道,甘利明已表達了辭去干事長的意向。在自民黨的權力格局中,總裁是黨的最高負責人,但由于總裁往往還是首相,所以對于黨務的參與較為有限,而作為黨內二把手的干事長,則是實際的最高權力者。作為一名普通的自民黨籍眾議員甘利明之所以能擔任干事長,并非岸田文雄本人“鐘意”,而主要在于黨內大佬安倍晉三和麻生太郎的支持,意圖通過甘利明來控制自民黨,以及影響岸田政權的內政外交政策。因此,甘利明的意外“落選”,特別是辭去干事長,這也就意味著岸田文雄將有望擺脫,或有望減少對“安麻體制”的依賴,進而能在內政外交政策方面獲取更多的自主性。此外,自民黨內的權力博弈往往還依據不同派系的國會議員人數多寡決定,比如選前細田派、麻生派為自民黨內第一、第二大派系,而在此次選舉中,自民黨累計減少15個席位,這也就意味著自民黨內派系也將出現新一輪的變化,進而將影響自民黨內的權力格局。

此次眾議院選舉是岸田文雄就任總裁以來,首次率領自民黨參加的日本全國大型選舉,而從最終的結果來看,岸田的成績至少是及格了。在此次眾議院選舉前,岸田文雄將“勝選”的標準設定為自民黨席位維持單獨過半,即超過233席。岸田之所以將“勝選”標準設立得如此低,一來是由于安倍晉三政權、菅義偉政權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方面的不利,導致日本民眾對自民黨不滿情緒加深,且日本媒體選前也普遍預測自民黨席位將大幅減少;二來如果將“勝選”標準設得太高,那么一旦未能達標,將危及岸田自身的權威和影響。從最終的選舉結果來看,自民黨獲得261席,超過了岸田劃分的233席“勝選”標準線,這一數字較選前自民黨276席減少了15席。也就是說,岸田率領自民黨獲得了繼續執政的機會,但卻未能抵擋自民黨失去民意支持的潮流,也未能在選舉期間有力有效回應社會民意的不滿。要知道作為聯合執政黨的公民黨的為則較選前增加3席,為31席。因此,對于此次眾議院選舉,長期在日本社會欠缺知名度的岸田文雄能率領自民黨獲得半數以上席次著實不易,但日本民眾對自民黨的不滿情緒仍舊高漲。

日本明年7月將舉行參議院選舉,從現在開始,留給岸田文雄的時間并不多了,他能否率領自民黨贏得參議院選舉,才是岸田能否長期執政的關鍵。

(作者系遼寧大學日本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員)

 

關注我們

日韩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不卡_欧美伴侣交换A片_真实少妇推油牲交在线_亚洲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