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v id="kqcqy"></nav>

直通COP26|各方“心懷鬼胎”,“決定人類命運”的COP26峰會能成功嗎?

2021年11月01日 21:18   21世紀經濟報道 21財經APP   吳斌
各國只會簽署對自己有利的協議。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吳斌報道 在因疫情推遲了一年后,《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會議(COP26)終于拉開帷幕。

本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是《巴黎協定》進入實施階段以來的第一次氣候大會,被視為拯救地球免受氣候變化最嚴重影響的最后機會,此次峰會旨在保持將全球變暖控制在較工業革命前水平高出攝氏1.5度的目標,從而避免全球變暖帶來最具破壞性的后果。

COP26峰會主席沙馬(Alok Sharma)表示,“我們已處于全球變暖之中,氣溫比工業革命前水平高出了1.1攝氏度。當氣溫高出1.5度時,世界上有些國家將會被淹沒,這就是為什么我們需要在這里就未來十年如何應對氣候變化達成協議?!?/p>

但由于各國利益不同,此次COP26峰會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英國首相約翰遜在一場新聞發布會上坦言,這場峰會將是“非常、非常艱難”的。約翰遜還警告,若全球未能盡快采取行動對抗氣候變化,人類文明會如羅馬帝國般迅速衰落和滅亡。

開局不順

在COP26峰會召開前,G20峰會關于氣候問題的表態令外界大呼失望,也給COP26峰會蒙上了陰影。

10月31日G20領導人就一項最終聲明達成一致,敦促采取“有意義且有效的”行動來抑制全球變暖,首次針對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攝氏度水平的重要性達成一致,但幾乎沒有做出具體承諾。

盡管G20達成了一項氣候協議,但協議遠不及一些國家的期望,這也意味著各國領導人幾乎沒有任何成果可以帶到COP26峰會上。

正如預期的那樣,在G20聲明中,各國同意逐步減少新的離岸煤電項目投資。聲明稱,將在2021年底前結束用國際公共資金投資新的未采用碳捕獲技術的國外煤電項目。但對于國內煤炭,聲明僅做出了一些寬泛的承諾,要求致力于結束對未采用碳捕獲技術的新煤電產能進行投資的國家盡快實現這一目標。

此外,聲明還淡化了承諾減少另一種強效溫室氣體甲烷排放的措辭。甲烷對全球變暖的影響比二氧化碳更有力,但沒那么持久。最終聲明淡化了之前草案中的措辭,僅承諾“努力大幅減少我們的甲烷排放總量”。

值得注意的是,G20領導人只承認“在本世紀中期前后”實現凈零排放的“關鍵相關性”,措辭里刪除了此前版本最終聲明中提出的2050年期限,讓目標不那么具體。

對于G20氣候聲明,外界普遍評價很低?!叭绻鸊20是COP26的預演,那么各國領導人的行動是不力的,”國際綠色和平總干事Jennifer Morgan表示,“公報是缺乏力度的,沒有雄心和愿景,根本沒有滿足當前的需要?!?/p>

可持續發展倡導組織“全球公民”副總裁Friederike Roder也表示,“這是G20作為最大的碳排放方而有責任采取行動的時刻,但我們只看到了半吊子措施而不是具體的緊急行動?!?/p>

中國如何表態?

在G20峰會上,中國重申將力爭2030年前實現碳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并支持有條件的地方、行業、企業率先達峰,為全球應對氣候變化、推動能源轉型的努力作出積極貢獻。

中國近期還發布了中國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與行動白皮書,基本扭轉了二氧化碳排放快速增長的局面。此外,還發布完整準確全面貫徹新發展理念做好碳達峰碳中和工作的意見以及2030年前碳達峰行動方案,碳達峰碳中和“1+N”政策體系正在加快形成。

匯豐銀行(中國)有限公司副行政總裁程卓雄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近年來,政府、監管以及市場主體正合力驅動中國的可持續發展。在‘雙碳’目標提出后,氣候變化問題更是廣受重視,各項政策支持力度不斷加大,推動可持續經濟的深化發展?!?/p>

“隨著可持續金融的加碼助力,我們相信綠色產業的發展和投資機遇將大量涌現,從而促進中國綠色經濟的正向循環發展?!背套啃郾硎?。

而在碳中和浪潮中,越來越多的中國企業也開始行動起來。匯豐發布的《2021可持續投融資調研報告》顯示,在中國碳達峰、碳中和目標的推動下,近八成(77%)受訪內地企業已將可持續發展視為其業務發展戰略的重點。同時,約四成受訪企業表示將制定自身的碳中和計劃或向投資者尋求更多投資以實現低碳轉型。在被問及未來五年最具吸引力的可持續發展領域的投資機會時,受訪企業和投資者普遍青睞清潔煤、電網改造、工業節能、可持續廢棄物管理、節能型商業與公共建筑以及回收和循環經濟。

各有各的算盤,COP26會否成功?

自1995年締約方大會首次召開以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此前已經召開了25次締約方會議,但幾乎沒能阻止氣候變化,而這背后根本的問題在于一個“利”字。

需要注意的是,盡管可再生能源產出大幅增長,但全球經濟仍然依賴煤炭發電。在亞洲,煤炭發電占比是全球平均水平的兩倍,尤其是在印度這樣的新興經濟體。

而在COP26峰會召開前,印度環境部長Rameshwar Prasad Gupta就已經表示,印度正努力實現減碳目標,煤炭用量也將隨之減少,但并不會禁煤?!懊總€國家都有自己的優勢。我們有煤,我們必須依賴它?!?/p>

即使是部分發達經濟體,對煤炭的依賴性依然很強。自福島核事故以來,日本的核電工業陷入危機,日本已轉向煤炭來填補這一缺口,并正在建設七座新的大型燃煤電廠。

此外,澳洲在氣候方面的行動也難言積極。澳洲資源部長Keith Pitt已表示,煤炭需求將持續數十年,并明確表態澳洲不會受銀行、監管機構和投資者壓力的影響,遏制煤炭行業發展。

盡管每個國家都知道氣候問題很重要,但是各自不同的利益讓每個國家都在氣候峰會的談判桌上尋求屬于自己的“利益”籌碼。

沙特等資源國得靠能源生存,發展中國家需要消耗大量能源來保持經濟發展,已經發展成熟的發達國家減排的阻力無疑最小。參加國際會議的各個國家不是來作秀或施舍,只會簽署對自己有利的協議。

而隨著眼下富裕國家未能兌現每年向面對氣候變化的窮國捐款1000億美元的承諾,這無疑令本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蒙上了一層陰影。

對于未來而言,更值得關注的是,到目前為止沒有一個主要排放國為凈零排放立法,各國的承諾更多是停留在口頭階段,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勢必將道阻且長。

關注我們

日韩亚洲AV无码一区二区不卡_欧美伴侣交换A片_真实少妇推油牲交在线_亚洲免费视频